星辰天合胥昕:一文说明白软件定义存储如何实现“数据常青”

由福布斯中国 发布于2022-04-23


信息化时代,存储这个词对我们来说一点都不陌生。传统的存储面对的应用主要是文件、照片这些流媒体,但在新兴技术驱动下,存储主要面对的是Cloud、Big Data和AI这些大规模数据应用场景。

作为存储赛道上的“小巨人”,XSKY星辰天合目前已经申请和获得390项自主知识产权,约70项核心算法专利,牵头参与了《云存储技术标准》和《分布式存储技术标准》的国家标准及行业标准的制定,是十多个国际、国内技术组织的成员单位。目前,XSKY客户已涵盖了政府、教育、医疗、金融、制造、运营商等六大领域,支撑了行业云、私有云、桌面云、数据库资源池、海量媒体数据、影像数据、智能制造数据等不同类型的应用场景。

SDS跟普通存储有什么区别?

从一开始到现在整个存储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?

未来将如何搭建存储生态?

今天的《创业内幕》,我们即将和中国最大的独立存储科技公司XKSY星辰天合的CEO胥昕以及致远资本的创始人李悦Cynthia一起聊聊存储和数字化。

Lily:

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,欢迎收听本期创业内幕,我是主持人Lily。今天我们请到两位非常有意思的嘉宾,他们将给我们分享一个近年来非常热的话题——存储和数字化。两位嘉宾,分别是来自中国最大的独立存储科技公司XSKY星辰天合的CEO胥昕,和中国新经济领域非常有名的精品投行(也是胥总公司独家财务顾问公司)致远资本的创始人李悦Cynthia。先请二位介绍一下自己和公司。

胥昕:

大家好,我叫胥昕。我们公司叫XSKY星辰天合,是一家专注在软件定义基础架构领域的双高新技术企业,成立于2015年,服务了大概1000家大型政企包括机构的客户。根据 IDC等权威报告,在过去整个中国SDS市场份额中,我们位居前五且是前五中唯一一家独立专业的软件定义存储厂商,已然成为了中国领先的数据基础设施技术整个平台的提供方。

我们服务的行业主要在金融、政府、运营商、医疗、教育、制造业等行业,帮助大家做数字化转型。

Cynthia:

大家好,我是Cynthia。介绍一下,致远资本是一家服务新经济领军企业的精品投资银行,高科技和企业服务是我们重点方向之一。我们帮助这些创业企业链接资本市场,提供私募融资的财务顾问服务。

Lily:

刚才听胥总介绍,软件定义存储就是SDS。这个定义跟普通存储有什么区别?


胥昕:

它其实还是一个挺新的概念,在我们这个行业还是一个挺学术的概念。过去存储行业的反义词是硬件定义,即芯片定义存储,比如大家都打交道的U盘、硬盘,本身都是硬件载体。但企业不能直接用硬盘,因为硬盘坏了数据就丢了。过去我们往往叫存储系统,它是一个专业芯片,通过一些算法去带动几十块甚至上千块磁盘。芯片其实是一个专用芯片,而所谓软件定义就是不要芯片。我们都知道通用的服务器,有英特尔的CPU或者是国产CPU,每个服务器上都有十几块硬盘,我们的软件在这个服务器上,通过这种算法撕掉普通的CPU的算例,能管理这十几块硬盘,替代专用芯片管理硬盘的功能。软件赋予这台设备,它能达到什么功能,以及能达到什么样的性能,这个叫软件定义。

我多说一句,就是这个事情特别有意思。在中国正好我们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,工信部近期颁布了十四五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发展的规划,里面明确提出了对SDS国家的定义。其中提到,软件定义是新一代技术信息的底座,成为驱动未来发展的重要力量,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特性和新标准。我们创业时完全没想到,我们做这么学术的词汇,会出现在国家十四五的规划里,而且里面对所谓软件加快发展软件定性存储,其中8项专项行动都提到了这个词汇,我相信对数字化和大数据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个基本底座。

Lily:

我想问问胥总,你是怎么发现赛道机会的?

胥昕:

其实这也挺有意思的。华为任总有一句话,我也极度认可,叫“一线的士兵更能听到炮火的声音”。其实我们的前瞻性不来自于我们的高瞻远瞩,其实来自于我们一线的工作。

首先从我个人工作经历说,最早我在中国最大的中国互联网新浪。当时做新浪云非常早,10年左右。首先看到云计算对整个IT的好处,它更敏捷,效率更高,更可扩展。但是云太大了,里面还是有计算存储网络的。其实计算存储网络最核心的一个点,是存储实实在在承载的数据,数据才能创造最后的价值,计算和网络是为了数据传输和挖掘而生的。

第二方面,你会看到网络本来就是集群化的,它是一个分布式概念,去中心化的才能做大。但问题是存储不可扩展, 一个单机设备用完之后,你得买另一台或者删数据,对于企业来说不可接受。网盘给你个虚拟空间,可以加硬盘加服务器,给你的账户就大了。这是企业希望看到的,它是一个接近无限的容量,而且可以持续扩容。

第二在于场景发生了很大变化。过去1970年代IBM EMC开始做存储,首先是服务数据库。我们数据库过去都是文字,现在都是图片音频视频。我觉得在新浪的经历,让我看到了场景在发生变化,我觉得一切技术还是服务场景的。所以从场景变化角度,我们看到大规模的线性的可以做的存储必须诞生。

第三个就是目的发生了变化。过去存东西其实有两个原因:第一个就是这些东西不能丢;第二个叫法规遵从,比如说咱们现在医院,卫健委也规定临床数据得存30年,门诊数据得存15年,这是国民大健康的基本东西,未来生物制药也要依赖这些去发展,这个不能删。其实最愿意自发花钱去存的,是这个数据能帮上你,能够辅助你的决策,能够做大数据挖掘。所以这几年它的负载也发生了变化,如果你只是为了存,存了不用,你愿意在存储上花的时间精力和技术研究是一个水平;如果你真的得用这些数据,而且能辅助你未来的角色,让你效率更高,它就会变成你的数据资产,你愿意花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和技术研究又提高到一个新层次。

所以我觉得2013-2015年是中国最早一批做云计算的人,开始在产业落地的过程,我也是其中一分子。我看到了在云计算新时代、图片音频视频新时代,中国海量的创业者在做大数据挖掘、视觉分析计算,包括视觉识别、AI,他们做应用当然就缺不了存储这一块。我以前要干存储的,我觉得这是一个新机会。其实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行业标准或者政策驱动,就是应用场景倒逼我们必须做这个有价值的东西。

Lily:

其实我们创业最怕的,就是有巨头突然杀出来。您开始创业时,可能市场巨头还没有进,现在像存储巨头百度、华为、AWS他们已经有这种类似布局了吗?

胥昕:

我觉得肯定有。首先IT虽然都有差异化,但它还是一个蛮标准的标品。起码结构是标准的,大家都有存储计算网络,所以大家都去布局这三个东西肯定没错。我们叫独立的专业性公司,他们叫综合性公司,二者区别在于:

首先我们的场景可能更通用。互联网公司操心的是怎么扩展到1万台,但我们并不是要把一个东西做到极尖锐,比如我们要服务的大部分中大型企业可能要考虑的是500台以内的最佳实践是什么。以三甲医院来讲,是希望在一个基础设施内全部完成,要求的是mix能力。这个过程中,其实大家对技术的选择和取向以及对技术判断的价值标准不一样。

第二就是互联网大部分时候是人与技术结晶的结合。一个好的产品需要大量运维团队,但是医院学校财政局等需要开箱即用的产品。在这个过程中,产品化是我们和大厂非常不一样的地方。他们做项目非常厉害,规模也可以做很大,但我们其实可以做到一定大,也可以做得特别小。

最后就是,我觉得因为数据太多,用途太广,所以大家都有一些擅长的,比如我们是服务新经济新场景的创新存储。我们和大厂的取向不同,我们是生来创新的,没有沉没成本,但当客户选择的时候,其实是按场景选择。比如首先我要做一个创新,我肯定要选在创新场景下的最优,但如果我要选一个非常传统且非常重要的数据库,可能还是觉得IBM EMC和华为做得非常好。

我觉得to B和to C不一样, to C很多时候竞争是你死我活,但to B不是这样。to B是大家首先要找到自己的所谓差异点,即价值点。选择差异之后,你的价值是什么?价值有没有足够大?价值怎么不断扩大?第二点我觉得to B是竞争最激烈的两方往往也有合作,因为大家产品线很长,大家其实是竞合关系。

Lily:

Cynthia我也想问问你,因为其实你是站在第三方视角看这个市场,伴随着XSKY三轮融资,从一开始到现在,你觉得这几年整个存储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吗?

Cynthia:

我补充一下,随着我们这两年做XSKY项目,竞争感觉还是挺明显的。其实XSKY代表了一个新兴生产力,替代原有的硬件存储,是一个创新的革命力量,所以我们当时非常希望能够帮他在资本市场助一臂之力。在企业服务里面,和大厂竞争不可避免。但我在想,其实这个行业就是有竞争,有利有弊。因为有大厂去做,代表了人家认可你的技术路线。从产品、从服务客户行业的不同,客户选择场景也不一样,其实还是有非常多的细分。我整个公司就是做一个细分市场,有自己的一个先发优势、一个立足点,我从这点切入,现在已经有这么多标杆客户,有这么多认同。我记得我们做D轮时,我们就列了很多不同角度,包括产品等很多指标上面是比巨头好的。软件定义真的是一个趋势,只有在这个方向上,你才能有机会跟巨头竞争,否则搞传统肯定搞不过。所以我觉得一个中国创业公司一定要有创新力,要不断有新技术新生产力的出现。

Lily:

未来胥总您准备怎么搭建您现在存储的生态?

胥昕:

其实D轮就稳固下来了一个我们要实践的故事。生态实际上分三部分:

第一个,我觉得客户花这么多钱把数据存下来,那你就要把它存好,不会丢不会坏。

第二个,就是分门别类把它管好。数据有些是有生命周期的,怎么去做生命周期管理,有些东西怎么做好备份,怎么做好容灾等等这些事情,包括数据清洗。

第三个,其实是终极的把数据用好。怎么把它做成资产化,变成你的资产,你可以用它来辅助决策,真正受益。

我觉得这三部分里,首先存好是我们一直致力于做的。我们下面还是有硬盘的,我们上游也有很好的生态合作伙伴。我们有非常深度的技术交流,甚至联合研发,甚至联合调优,其实是个技术生态。我们不做生意,但是我们技术生态相互打造出来非常好的技术解决方案。

第二个生态就是下游的我们的服务谁。比如说客户要建一个云计算,他用谁的云,我们的存储能不能很好支撑他们的云。这个时候我们也有大量的技术验证,相互预演,包括相互的技术输入,最后打造成一个使用生态。我们当然是自主研发自主创新的,但即使在我们最核心的领域,我们也是以生态态度去打造联合的解决方案和产品。第二步就是管好这部分。用户管数据是百花齐放,中国市面上流行的备份软件可能就有十几种,怎么跟每个备份软件都能特别好地兼容,能够发挥出最大化效能,包括它不同场景。

最后就是好用。我们希望兼容这些所有生态,我们的生态其实不是XSKY构建了一个自己的生态,而是我们要识别出中国围绕数据的整个生态链条,我们跟生态之中的合作伙伴都要紧密合作且互通有无,最后1+1>2提供给客户。

Lily:

据我所知,咱们不是中国第一个做SDS的公司,您觉得后来者居上,我们做对了什么事?

胥昕:

这个事情就是我经常问自己的。我们现在不能说算成功,但是也还行,不谦虚地说,至少在国内算是独立最大的。我说这句话的潜台词是:IBM、EMC等是60年代开始做的,中国不可能说是大家不想做这个事情。其实2000年奥运会前后,都有很多创业者在做这个事情,可能因为天时地利人和的原因,都没有做到特别大或者是坚持到最后。

再看XSKY做对了什么。我觉得第一是我们大部分团队可能真的不是存储专家,而是存储相关业务的专家。我们不会特别循规蹈矩地去追求行业标准,所以我们的产品就特别有特点。我们更以用户应用场景、用户价值为核心,而不是以行业标准为核心,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大的转变。

第二是我们的多元化帮助了我们。我们这儿的同事特别多元化,大家把自己认识的最高峰去拼凑,不会让我的认知极限变成这个公司的天花板。

第三在中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,就是技术者得和资本结合。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,你有再大的愿景,再大的宏观认知,你要落地,但是你得有资源整合能力,而资源整合能力第一步就是钱。首先我觉得招人也一样,有强大的资金和股东支持,是你创业进入一个正循环的基本要素。第二个就是你对股东的选择,其实也决定着你的企业,能不能按照我刚刚说的前两点,去持续坚持的一个基本点。第一步志同道合,志同道合真的对创业很重要;第二个是最大限度找到最大范围的志同道合的同事员工,还得找个志同道合的股东。股东的多元化也很重要,起码你作为创业者,其实也能够兼听则明。

所以这三点,我觉得程序员得和资本家结合。你得有自己的面向,客户价值的坚持,以及公司不能有单一天花板,得多元化,能不断拔高天花板。可能这三点结合起来的存储公司,在中国就只有XSKY一个。

Lily:

您还记得您第一个大客户是谁吗?

胥昕:

第一个大客户其实是中国某大运营商,当然今天也是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。当时我们是2015年5月13号拿的营业执照,拿到营业执照后,我就去云南旅游了,缓了一下心情。6月份回来就开始做了第一轮融资,7月份钱都到位了,12月份才交割。交割之前,我们在办公室里面接到了一个座机电话,说是某某运营商的某某战略合作伙伴,想买你们产品(我们当时没有产品),你们是做存储相关技术,我要买断你们多少钱,就冲着你们联合创始人豪迈 (我们CTO很出名),我们现在已经上线了一个大型系统,也有一些挑战,希望你们帮忙。后来我们就冲到一线去。

Lily:

您觉得三四线城市的整个数字化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?它有什么需求?

胥昕:

我觉得不是说三四线城市跟北上广深比就落后,而是说中国的特点是地域分布非常广阔的一个市场,有2800多个区县,14亿人口。其实人口在区县里面,不是全在省会。首先我们人口多,所以我们数据产生的比美国多,这是个基本点。但是人口是在区县,所以包括我们的医疗、教育,大数据的根来自于区县,这是第一点数据源头,所以我们很重视三四线城市的数据生态。

第二点就在于,数据其实还是要有强大的实施能力和长期发展能力的,这一点就是拼本土化。大型的一些美国传统IT巨头,不太可能下沉到区县里面去,他可能本来就靠渠道卖出去的。比如中国大力发展职业教育,一定需要数字化产业,但不可能让美国巨头过来扎根。他们也需要顾问,我们是要卖产品,但是顾问需要本土化,这是他们的一个痛点。

第三点,他们的东西要做得足够精致且小巧。比如说三四百张床位,在中国算小医院,在美国也算是个大医院了,在这个过程中,它也需要完全的数字化电子病历,持续追踪,长期保存,病人从今年到三年前的病案,都得是连续可以看的。

我说这三点,这个东西就是XSKY天然就有优势,所以我们在看到这个逻辑之后,觉得首先它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,第二就是XSKY有信心做,第三个我也说点情怀,毫不夸张地讲,我这次创业创了五六年,提高了我的社会责任感,因为我们服务了太多的国计民生的东西。咱们中国的数字化转型不早,但很快,所以各行各业都太依赖于数字化了,IT一停什么都干不了。在这个过程中,存储是一个最基础、停了大家都不能干的东西,所以必须提高社会责任感,因为一停机,我就无法想象。在这个过程中,三四线、四五线甚至区县的广大机构企业政府,他们的数字化转型是服务于真正广大人民的切身根本利益的。下沉市场,我们不光是看到市场大,还看到了责任重大,我们中立的灵活的软件定义的分布式的存储特别适合这个场景。中国如果你只看北上广深,你就觉得它是一个超级大国超级强国。但是实际上,我们还有很多三四线、四五线城市是需要去长期发展的。我觉得下一步数据平台化、数据资产化、大数据中心也跟5G一样。不仅去看北上广深,包括看所有四线到八线城市乡村都是一样强盛,才能真正达到伟大民族复兴。

Lily:

最后一个常规问题,就是问问二位,二位公司是不是还招人,招啥人,在哪能找得到?

Cynthia:

我们其实一直持续在服务新经济的创新企业,所以在科技比如包括软硬件、企业服务、芯片,各种底层pass这些方向,都在持续关注。人才的话,也是持续在招募。我们的招募信息可以在官网、我们的公众号还有知乎上面查看,就是宁静致远的致远。

胥昕:

我觉得人真的是最重要的,我们其实是全方位需要人才的。如果听到这个节目的包括开发人员、技术人员,特别是底层算法驱动的,包括超系统的相关数据、相关大数据也好,还是备份产业、存储本身产业等等的开发同事,以及架构师们、行业布道者们、行业专家们,包括非常好的销售人员,就全链条上的同志们,我们都非常需要。我们其实是从0开始,今天到快500个人,我觉得我们也是非常价值观驱动的,价值观也在这儿广告一下,一共就4个词儿,叫“质量突破坚强和共赢”。如果是研发的话,我们在上海、北京、成都、南京、深圳都有办公室,如果是销售的话,绝大多数省会都有我们的办事处。

Lily:

欢迎大家积极加入XSKY,也欢迎有志于在资本市场大展宏图的朋友们加入致远。我们要想搜索XSKY,就是天空的意思,中文名字叫星辰天合,合是合作的合。各位朋友如果有兴趣,也欢迎大家积极投简历。本期节目到此结束,谢谢大家。

来源:星辰天合胥昕:一文说明白软件定义存储如何实现“数据常青”

在线咨询:
9:00-18:00
快速响应您的问题

售前咨询

400-016-6101

售后咨询

400-606-0072

官方微信